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竹亦得风 夭然而笑  

2012-07-07 19:58:33|  分类: 影视 小说 绘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竹亦得风  夭然而笑 - 如果 - 我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早春二月的某个夜晚,在鼓浪屿漫无目的闲逛。月黑风高,喧嚣褪尽;幽暗的路灯,婆娑的树影;我们迷失在曲折之间。

    一起渡船的几个人,上得岸不久就走散在林林总总的小店里,我并不着急找寻,只是很享受有些时候看起来随性而至的突兀旅行。比如,坐在一家卖台湾茶的店里,细细品味冻顶乌龙,试着比较与缅甸佤邦茶(软枝乌龙)的区别。

    又比如,遇见了这对竹制的茶器,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些斑斑节节。

 

竹亦得风  夭然而笑 - 如果 - 我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 阳春三月的某个午后,路过喜欢的一家小店,刚巧有空,忍不住拐了进去。眼光一路扫过,发现了一个小小的人物竹雕。依然喜欢那一圈圈的斑斑节节,浑然天成,让人想象当它还是竹根的时候是如何在满目苍翠的山林里盘根错节。

    店里的老板察觉了我对自然的喜好,说:楼上有一批缅甸的面具木雕,有兴趣看看吗?

    于是,那些落满灰尘的原始粗犷的沉甸甸的木雕,一并到了我的阁楼木屋里。老板满脸堆笑地帮我搬上车,心里乐开了花:终于有个傻瓜帮他清空了陈年的库存---

竹亦得风  夭然而笑 - 如果 - 我的博客
 

     接下来的日子,竹刻成了我的新欢。床头的书除了王世襄的《锦灰堆》,还有《嘉定竹刻海外遗珍》。

    大玩家王世襄,十几岁时父母告知他除了吃喝嫖赌外,都可随便玩。这样他无论养鸽放飞,夜半熬鹰,还是秋斗蛐蛐,冬揣蝈蝈------都未加阻拦。他自幼在洋学校读书,却是什么都是中国的好,月亮也是中国的圆。

    王世襄喜欢竹刻,是受舅舅的影响。他的四舅金西厓曾到英国读建筑,回国后是营造学社成员之一。那个赫赫有名的营造社,战乱时以梁思成和林徽因为主,考察研究和保护中国的古建筑。金西厓自幼学刻竹,雕琢了一批精美绝伦的竹刻珍品,大部分被上海博物馆收藏,他晚年体悟竹刻与书画,一为立体艺术,一为平面艺术,最后留给后人一本书《刻竹小言》。

竹亦得风  夭然而笑 - 如果 - 我的博客

 

    前不久,上海博物馆有个竹刻展,欣然前往,大开眼见。

    竹刻一向代表文人的品味,使用荒亩杂生的竹材创作,取之于自然又不伤害自然,显示了传统文人对大地的尊重和向往。

    左图是嘉定竹刻的创始人朱鹤的《竹根雕五子戏弥勒》。朱鹤工诗文、擅书画、精镂刻,为人孤介绝俗,他开创了以高浮雕为主的深刀刻法。当然,比起精雕细刻,我从来喜欢的是行云流水、因势象形的随意。

 

竹亦得风  夭然而笑 - 如果 - 我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这是我最爱的风格,被归为金陵竹刻的潘西凤制作。潘是浙江人,饱学之士,因困顿扬州,成了以刻竹为生的艺术家。郑板桥有绝句:“年年为恨诗书累,处处逢人劝读书。试看潘郎精刻竹,胸无万卷待何如!”

    潘西凤喜用废弃竹材,削制成器,“略刮磨之即巧夺天工”。这个竹根笔筒,只取土下数节,略加裁剪揩磨,便质朴可爱。铭文刻在两处虫啮瘢痕间:“虚其心、坚其节,供我文房,与共朝夕”。

竹亦得风  夭然而笑 - 如果 - 我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 用竹刻来表现“竹林七贤”,实在是太贴切不过了。七位魏晋时期的文人:阮籍、嵇康、王戎、山涛、向秀、刘伶、阮咸。

    这七个人,都会写诗、弹琴、唱歌。喜欢过无拘无束的生活,经常在山水清幽的竹林里玩。也喜欢喝酒,醉了就大声唱歌,或脱去了衣服,赤身裸体,手舞足蹈。他们大多读过很多书,有艺术的天分,但是不喜欢做官,不喜欢和虚伪的人来往。

    嵇康有一首千古绝唱《广陵散》,被誉为中国最美的音乐之一。后嵇康遭司马昭杀害,《广陵散》从此失传。

    曾经,嵇康与七贤之一的山涛志趣不同,山涛将去官,嵇康遂作书与涛绝交。有趣的是,嵇康临刑前,对儿女最放心的安排是,叫他们投靠山涛。而在嵇康死后,山涛一直悉心照料并抚养着他的儿女,演绎出一段“君子和而不同“的佳话

 

竹亦得风  夭然而笑 - 如果 - 我的博客

 

 

    竹刻成为专门的艺术是在明朝中期以后。那时的嘉定竹刻基本技法有浅刻、深刻、薄地阳文、浅浮雕、深浮雕、透雕、圆雕等十几种,刻竹的人都是书画家。

    不过三四百年的光景,古人擅长的多种竹刻技法均已衰落。近代刻竹的一些人,自己不擅绘画,要请别人画好了样稿才能刻,变成了匠人。今日的技法无愧于古人者仅“留青”而已。

    说起留青,王世襄曾大力扶持了一批常州的竹刻家:徐素白、白士风、范遥卿。这一副作品就是徐素白的留青百花齐放臂搁。

    时光流逝到21世纪,连匠人都快消失了。大家都急匆匆不知奔向何方?早已没了刻竹的闲情。

竹亦得风  夭然而笑 - 如果 - 我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 在上海博物馆的3楼,我对着四幅明朝杜堇的《琴》、《棋》、《书》、《画》感慨万分,似乎科技进步的同时,我们也丢失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 所以,这个暑假,我对妞妞说: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,琴棋书画或旅游,只要你觉得快乐。

    如果一个孩子,只能学对升学有用的课、上大学只能干对就业有用的事、工作了理想是买房,生而为人岂不浪费?

    也所以,我越来越随遇而安,心安理得在玩物中混过漫长的岁月---

    苏州光福的核雕高手陆小琴也打算刻竹了,我很期待这个聪慧女子的作品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6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